沉默行星273号,讲废话,别关注。

八百年没有听过爱字了,“我好爱你”这几个字好久好久都没听过。爱很沉重,和喜欢是不一样的,和心动也不一样,这些年很少看影视剧,常看的小说里也从不那么直白热烈的表达情感,都是文绉绉的,绕着圈子说我待你多好,多真心,今天突然看到了“我好爱你”几个字,连着我一起听懵了。

意识到我的绘画理解实际上可以用逐渐走向歧途来形容,越来越不对。

到现在还是不明白,画画的意义到底在哪里

愿望

往事不回头,未来不可期。

想与你一起进入梦中。

六月三十一日

现在就想要回家。

小吉:

我枕在小北的大腿上,练习流泪。我好久没有睡过了,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、快速地跳跃,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,它快把我撞碎了。我听不到小北的心跳声,可是我知道小北也有一只兔子。我知道,我们的兔子永远没办法相遇,尽管它们都用力地活着。没有眼泪。我的身体像一汪被抽干的大海,那些藏匿在海底的丑恶,全都暴露在干涸的海床上。我想流泪,想将它好好清洗,可是我流不出泪来。“小北,我还是流不出泪。”我说,那只兔子撞得我四肢百骸都震荡着疼痛的余韵。小北没说话。几秒钟后,一滴水滴在我的脸上,顺着我的面庞,滋润了我干瘪的嘴唇,流进我的嘴里。咸的。它尝起来有一种陈旧的、令人怀念的味道,虽然尘封已久,可又那么遥...

1 / 2

© 嗯嗯 | Powered by LOFTER